明月

到爱的距离(凌远中心 睿远 虐虐凌院长)39

冰轮影

        凌远这边第一台原位肝劈离手术很成功,在计划时间内完成。稍稍松了口气,就来到三号间与李睿会合。

  看着平安安静“熟睡”的样子,凌远的眼神不由得柔和下来,这么鲜活的生命,他一定要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我陪你一起给平安创造奇迹。”李睿看向凌远,告诉他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在他身边。

  韦天舒在打开冯渺的腹腔之后,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虽然在临床上工作这么多年,见过不少的奇难病症,可是粘连得如此一塌糊涂的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见,只能感叹冯渺能够活到现在根本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凌院长,那边的病肝已经切除,韦大夫让您过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

  “小睿,这儿全交给你了。”

  “放心。”

  凌远起身往二号间走去,胃里之前隐隐的疼痛越来越明显,手上还带着手套,连按压都做不到,只能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比想象的还差?”

  进到手术室里,就看到韦天舒一脸凝重,要知道韦主任可向来是在手术室里也能谈笑风生的洒脱性子,让他都这么发愁,凌远心里也有了准备。

  “是啊,糟糕的一塌糊涂。我甚至在想,我们还有没有继续尝试的必要了。”

  凌远像是没有听到韦天舒的话一样,重新换好手术服戴上手套,冷静的说道:“我们开始。”

  手术继续进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凌远突然把头从显微镜旁挪开,微微合上眼睛,一旁的凌欢赶紧换了新纱布给他擦汗。但是这汗刚擦干,不过片刻的工夫,便又冒出来一层。

  “凌远,没事吧?”

  韦天舒也发觉凌远状态不对劲儿,停了下来,看到对面这人一头虚汗,即便是带着口罩,也不难猜到他此刻是什么样的脸色。

  “虽然他这个肝门静脉血栓在国内还是禁忌症,但是我在美国有过成功的先例,之前我也在咱们医院处理过相关的病例。只是她这个情况。。。”

  “我知道,你打算用她自身静脉来再造,这确实是可行的方法。只是这个病人不仅仅是肝门静脉血栓的问题,肝门硬化门外高压时间太长,造成周边的血管变形、塌陷,再加上她的炎症多年反复、水中感染,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韦天舒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凌远,我们都已经尽力了。你要是做不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能做到。”

  凌远眉头紧紧皱起,抵抗着疼痛带来的眩晕,而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李睿病房里和小平安拉钩的情景。

  “给我五分钟。”

  凌远睁开眼睛,抬起头,韦天舒知道他心里面临着重要的抉择,对他点点头,不再多说。

  凌远脱掉手术服,只穿着刷手衣坐到手术室外间的沙发上,先是把之前放在这边的止疼药吃了,否则他恐怕没办法继续支撑下去。

  等待药效发挥作用的这几分钟,凌远用双臂环在身前,希望不断叫嚣着的胃可以消停片刻,冷汗不断滴落,脸上甚至嘴唇都变得没有一丝血色。

  凌远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医生告诉自己母亲已经没有希望的那一天,他守在母亲床前,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失去母亲的痛苦,凌远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即便她的母亲几乎没给过他温暖和关怀,有的只是疯狂和折磨,可那时的他都那么心痛,感觉像是再次被遗弃。更何况冯渺是个好母亲,他怎么忍心让这么小的平安就从此没了妈妈呢。

  平安留在他记忆中的笑容冲散了凌远痛苦的回忆,凌远深吸一口气,抬手擦掉头上的冷汗,重新走回手术室。

  “我们继续。”

  凌远紧绷着一股劲儿,虽然止疼药已经压不住熬人的疼痛,可凌远就像是暂时失去了痛觉一般,沉着冷静的用手中的手术刀来实现自己对平安许下的承诺。

  直到静脉再造终于完成,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凌远再也撑不住,眼前一片花白,全身发冷,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凌远用手肘撑在一旁的架子上,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却还是不想就这么离开。

  “凌远,你还是出去休息吧。”韦天舒一看凌远这情况,也是着急起来,“你要是真在这儿晕倒了,我可腾不出手来救你。”

  “主公,剩下的手术我替你做,你快回去歇歇吧。”

  凌远原本还在犹豫着,却听到李睿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心里踏实不少,李睿能出现在这里,说明小平安已经真的平安了。于是,凌远也就不再逞强,和李睿背对背交换了位置。

  韦天舒立刻给凌欢使了个眼色,让她看着点儿凌远,别真的在手术室里晕过去。

  凌远站在一旁,迟迟不愿意离开,就这么看着冯渺,又忽然问道:“刚才我出去了多长时间?”

  “我说你这人矫情不矫情啊?今天你的一场吻合手术做得非常成功,足够在亚洲年会作报告啦。”韦三牛一听凌远这话,就忍不住想骂他一顿,明明自己都难受的站不稳了,还在这儿瞎操心。

  “可是如果因为缺血过长,术后发生衰竭,就算吻合的再完美,又有什么意义。”

  “我说你这个人啊,就在这儿罗里吧嗦的,是不是就更没有意义了。”韦三牛继续念叨,既然手空不出来,用嘴也得把凌远给“轰”出去。

  凌远一来是真的不舒服,二来也实在受不了韦天舒的唠叨,任命的离开了手术室。却没让凌欢跟着自己,这个时候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可惜,有些人就是不肯让他安生。

——————————————————————————

基本符合剧中的虐,然而并没有要结束(๑• . •๑)

【伪装者/诚楼/楼诚/无差】拨云见日 第二十五章

月影西斜

lo主最近空闲时不是在渣梦100就是在看芈月传,扶额……

于是先说,本章医学知识如有小BUG请无视……

 

---------------正文的分割线--------------

拨云见日

第二十五章

对于如今重伤未愈的明楼而言,在历经了几乎要横跨半个地球的漫长旅程之后,再次被明镜勒令禁止下床也算是意料中事。

所幸他心中也明白,如今实在不该跟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于是来到瑞士的头几日,除却解手外,其余时间全是在卧室的床上度过的。

明台打趣说,这都春天了怎么还要冬眠。明镜自然是不懂其中含义的,明诚却是听出来了,他们家小少爷分明是又在揶揄自家大哥的代号了。明楼竟然倒也不恼,只管自己吃了睡、睡了吃。

其实在动身来瑞士前,明楼的身体状况虽说还远远及不上健康时,但亏得明诚每日以饮食细心调理着,多多少少也是补了些回来的。这次即便实在累的狠了,到底也算不得什么大碍,第四日晨起便觉得缓过劲儿来了。

不料明镜却无论如何也是不放心,非要他再躺几日,这下明楼倒是真躺不住了,只得让明诚致电谭志秋,请他晚些时候过来给看看。未曾想到,不多时谭志秋便来敲门了。

他虽说是匆匆赶来,但似乎特意精心打理过的样子,合身的米白色西服三件套配了黑色领带,鼻梁上架着副很斯文的金色边框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举手投足皆是优雅,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刻意。

明楼与他相当熟稔,却也鲜少见他有过如此正式的打扮,此时顿觉豁然开朗,拿眼神去望明诚时,发现对方也怀了同样心思正回望着自己,再看自家大姐面上竟有些微少女般明媚春色,欣喜之情便是更甚。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能操之过急的。不要说明镜独身至今了,单单依他们家大姐的脾气,逼急了定是要起反效果的。

明楼虽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已有了番计较,又见一旁明台露出跃跃欲试的狡黠神色,想来这个小机灵鬼儿铁定也已觉察出什么,于是立刻悄悄递了个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过去,免得他不知轻重、胡言乱语之下搅了一桩好事。

明家小少爷本来已到了嘴边的揶揄调笑,被他大哥这一瞟只得生生憋了回去,乖乖垂手在旁不敢胡乱造次。

谭志秋即便存了别的心思,举止倒依然落落大方,同屋里明家姐弟分别打过招呼后就在床边坐下。他抓过明楼手腕后掌心朝上搁在自己腿上把脉,半晌后又从随身木盒中取出听诊器仔细听了他心肺,最后再小心检查过几处大伤才算完。

“外伤恢复的还算好,可以适当走动走动,动作不要剧烈就好,只是……内里脾胃虚寒、心脉瘀阻、肺气不足……”

话刚说到这儿,谭志秋便察觉屋内众人除明楼外皆是面色不佳,又见老友央求般神色,忙改口道,“不过病症较轻微,只是易疲乏困倦且畏寒喜暖,日后多加调养就是了,外加饮食清淡忌生冷,注意保暖,避免劳累,切勿思虑过重也就没有大碍了。”

明镜和明台听他这样讲才稍稍缓和了脸色,明诚更是听的仔细,恨不得拿了纸笔一字一句记下来。

众人又围绕着该如何给明楼调养身体叙叙聊了会儿,不知不觉已到了午时,谭志秋见阿香在房门外候着,于是识趣儿地起身告辞了。

明镜和明台送他出门时诚恳道:“谭先生,我这个弟弟以后还要麻烦你多照应了。”

“明大小姐哪里的话,我跟明楼本就是多年好友,如今又成了近邻,谭某身为医者理当尽心尽力,往后会隔三差五上门来探望,只怕到时你们见我见的烦了。”谭志秋这话没有半分虚情假意,明镜感怀在心。

而这时,留在屋内的兄弟俩在讨论的却完全是另一个话题。

“大哥,我看这事儿,有戏。”明诚眼带微笑,凑在明楼跟前小声咬耳朵。

“你别说,原本我也只当做明台一句玩笑话,想着有机会可以试探试探,今日看来大姐跟志秋兄竟是都有那个意思。”明楼对这个发现倒也颇有几分意外,不过这个发展趋势总归是好的。

“那需不需要我去探探底,再让明台从中撮合一下?”

明楼想了想,笑道:“这倒不必。志秋兄为人正直坦荡,我是放一百个心的,况且他也不是扭捏的人,估摸着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正说着,明镜和明台便回来了,只听到兄弟俩在说什么操不操心之类的,狐疑地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呀?”

“大哥说他身体好啦,不用我们再操心了。”明诚这话接的极快,转了话题却是卖了明楼。

“什么好了,没听到刚才谭先生说的话吗?脾胃什么什么的……”

“脾胃虚寒、心脉瘀阻、肺气不足……”明楼替她补充了,结果换来大姐狠狠一瞪。

“不用你来说,我知道的好不好!阿诚啊,刚才谭先生说的话你都记住了没有啊?饮食要清淡,不能吃生冷的东西,身体要注意保暖。”

明诚在旁边憋着笑连连称是,明台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明楼只好无奈求饶:“大姐……没那么严重,都说了病症轻微。”

“什么没那么严重,这都是人家医生刚刚亲口交代的好不好!还有最关键的是,不能累着,不要总想着……”明镜的话到了这里也就咽下了,有些事还是不要点破比较好,她不是不懂。

明楼又怎么会不明白明镜没说出口的那后半句话,这时也不好多说什么,赶紧拉了近旁姐姐的手道:“好好好,我什么都听大姐的,今后就安心在家吃白饭了,行吧?”

明镜被他逗乐了,又被明台催着去吃中饭,这才肯放他一马。明楼得了大姐准许,也由明诚帮着换了衣裤到客厅一起吃。

席间,明镜好奇问起谭志秋到底是中医还是西医,明家三兄弟很有默契的一致表示这个请大姐有机会自己问本人,明镜被噎的无话可说。

下午明台拉着明镜外出闲逛去了,明楼便要明诚陪自己在院子里看看。

“披件外衣吧,免得吹了风着凉。”

“不用了,就这样吧。”

“……”明诚听他这样说,于是垂着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明楼。

“我瞧着外头太阳不是挺好的嘛……”

“……”

“……好好好,听你的。”

明诚见明楼无奈妥协,于是满意地回屋里取了外衣给人披上,这才扶了他来到院子里。

这个院子虽比原先上海明公馆的小很多,法式园林的风格却也别致,能看出谭志秋花是了不少心思来布置的。

不大的草坪上没有篱笆,此时刚长成鲜绿嫩草,各色玫瑰和郁金香都才长出些花苞来,只等初夏时便能齐齐盛开,而墙角的灌木丛却早已郁郁葱葱,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也争相悄悄绽放,在春日阳光下显得格外生机勃勃。

“大哥……”明诚边扶了明楼慢慢散步,边柔声道,“今天大姐和明台都在,有些事情不太好说,可我总要让谭大哥给你再看看才能安心。”

明楼明白他意思,原也觉得没什么,况且自己若是不肯,这人定是要天天软磨硬泡的,于是便应了。明诚没料到他答应的如此爽快,意外之余却也欣慰。

走着走着便到了后院,一眼就瞧见正对着明楼卧室窗户的几株法国梧桐,初来那日还只有几片嫩绿,光秃秃的枝干透着寂寥,此时却已长出不少新叶来,或许不用过多久就能枝繁叶茂了。

明楼与明诚并肩站在树下,浑身沐浴在温暖日光中,微风带着春天的气息拂过面颊,地上小小的影子靠拢在一起。

 

---------------第二十五章  完--------------

内什么,正文未完结哦233333